欢迎访问长春理工大学校报 - 长春理工大学  

日期查询 | 全文检索 | 返回首页
  
第222期(总第599期) 2017年6月30日   本期四版  上一期  下一期  更多期次  
   第01版:毕业专刊 | 第02版:毕业专刊 | 第03版:毕业专刊 | 第04版:毕业专刊 
     语音播报

谈及毕业



作者:刘春伟

  这是第四次涉及这个词语,也是最后一次。
  记得那是十年前,一群孩子大谈分别,双眼噙着泪水在同学录上互相留下联系方式,约定着婚礼一定要到场,却发现一个月后彼此又出现在初中的同一个课堂里;四年前的毕业典礼上,我们疯狂拍照,窃喜着能与心仪的女孩留下合影,哭着将每一位同学送上远去的火车,却发现四个月后大家又聚在一张桌上,把酒言欢。看吧,命运总是如此弄人,从不给人离别的机会,那些所谓的“最后一面”不过是老生常谈的祝酒词。但即使这样,我还是觉得,有一些人,会随着毕业而消失在我的世界里。
  如果让我把大学分成两部分,那就是大一及其他。
  如果让我把大一分成两部分,那便是军训及其他。
  身着军装的男人往往能收获非凡的情谊。这份感情中夹杂的不羁,是我们在烈日下站立数小时融化的沥青;夹杂的感动,是我们在病房中轮番照顾的贴心;夹杂的倔强,是我们即使搬了几百袋水泥却仍旧张扬的笑脸;夹杂的坚持,是我们罚站到凌晨的哈欠连天;夹杂的坚毅,是我们负重前行,湿透衣襟的汗水;夹杂的守护,是我们沉睡在候车大厅时疲惫的心安……太多太多,因为有你,所以有我,有我们。
  清晨,当我再次走过这片校园的每个角落,阳光好像和四年前一样温暖,仿佛还能听见那熟悉的“一二三四”,食堂档口的师傅仍会亲切地叫着“老弟”,宿舍大爷还会叫我坐下话家常,课堂上还是会为老师的风趣而笑声四溢。一切都和四年前一样,只是课堂上没有了我的座位,食堂的三楼已经装修完毕,十舍的墙皮已经由红变黑,三舍的一楼不会再有学弟住。而我虽然还能回学校,却再也回不去那栋住了四年的三舍。
  我曾十分期待毕业,幻想着有一份合适的工作,不求富贵荣华,但求真实平淡。在象牙塔中安逸了十几年,骨子里的热血早就渴望社会的洗礼,尤其是上大学之后,这份悸动更加强烈。
  我们的四年相比其他人,更加潇洒自在,热血恣意,因为我们是国防生。这四年的训练与学习,教会我们“授命之时忘其家,临战之时忘其亲,击鼓之时忘其身”,这才是一个军人该有的魄力;离别时,没有不舍与留恋,只有期待与坚毅,这才是男人该有的神情。未来我们将到各自的岗位,可能是海拔五千多米的甘巴拉场站,可能是“不毛之地”的云贵高原,又或许是边疆海岛,无论你们身处何方,我的好兄弟们,二十年后再相聚,我希望亦能像今日一样畅所欲言。
  命运总是如此的巧合,我的大学以训练开始,又同样以训练结束,在同一所军校,同一个操场。依稀还能听见那个稚嫩的声音对我说“嘿,跑快点,别再掉队了”,而未来的训练,我只能独自面对,也许充满坎坷与荆棘,也许花团锦簇、风和日丽,无论如何,只要坚持在前进的道路上,未来在哪儿便不重要了。
  对我而言,毕业不是离开,而是开始,是带着新使命前进,带着理工精神前进,带着国防生的荣誉前进!兄弟们,跑快点,别再掉队了!
  谈及毕业,有些伤感,伤感过后,却是勇往直前。
验证码:点击更换图片
 相关文章
 我有话说
打开

长春理工大学 © 长春理工大学版权所有   | 在线投稿   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     友情链接:中国高校校报协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