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长春理工大学校报 - 长春理工大学  

日期查询 | 全文检索 | 返回首页
  
第222期(总第599期) 2017年6月30日   本期四版  上一期  下一期  更多期次  
   第01版:毕业专刊 | 第02版:毕业专刊 | 第03版:毕业专刊 | 第04版:毕业专刊 
     语音播报

浓浓师生情



作者:丰雯雯

  老师,这个从幼儿园开始出现在我们世界里的词,如今也要和我们说再见了。
  电子信息工程学院大四毕业生刘恬诗说,毕业了,最舍不得的是长理那些课上严肃认真,课下却可爱得像个孩子的老师。
  最让她敬佩的是马文联老师。她对马老师的第一印象是不苟言笑,在他的课堂上是不敢开小差的,一不留神就会被叫起来回答问题,严厉的样子让人心生畏惧。直到参加数学建模大赛,马文联担任刘恬诗的指导教师,细细接触后,刘恬诗才发现,原来马老师还有那么多可爱之处:“他曾经陪着我们通宵呆在二教6楼,盯着我们一点点把方案做完;他也曾为了帮我们修正数据、优化方案,和我们讨论到昏天黑地。平时严肃到让人敬畏的他,在熟络以后竟开始和我们开起了玩笑,特别风趣幽默。”
  “对了对了,你知道许红梅老师吗,她也很有意思的。”刘恬诗兴奋地讲述着老师的故事,“许老师应该是最神奇的一位老师了吧。她超级厉害,什么课都教得一级棒。但可能因为不熟悉,大学四年我都没有见她笑过。还有张福威老师,是我在大学里知道的为数不多的上课不用麦克还能hold住全场的老师,虽然个子小小的,但爆发出来的力量真是让人折服……”说起每一位老师,刘恬诗都是那样兴奋。但说着说着,又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沉默,能很明显地感受到她的伤感。虽然曾经有百般抱怨与吐槽,但如今真的要离开,那些吐槽却是最好的留念,最深的羁绊。
  就要分别了,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沈洁拉着张晓老师的手不愿放开,双眼满是晶莹的泪水。她说:“毕业设计时选导师,因为我喜欢分子方面的实验,所以选择了张晓老师。起初和老师不是很熟,印象里他是一个温柔的、对待学生很有耐心的老师。在做毕业设计的时候,有一个实验比较耗时和复杂,老师反复给我讲理论知识,等到实际操作又是手把手地带着我做,注意事项无论大小全部一一点明。作为系主任,张老师的事务非常多,但他还是愿意花时间亲自教我做实验。在做毕业设计的这段时间里,老师带给我的感动真的已经数不清了,他就像我的家人一样,这份感情是我永远割舍不掉的。”
  老师,这个厚重的名词,终将于这次毕业后离我们远去,成为青春韶华中无可替代的瑰丽。在临别之际,我们有太多太多想要倾诉,却不知道从何说起。文学院的张丹垚这样向她的老师们诉说着感情:“再见了,可亲可敬的老师们。感谢你们这四年的谆谆教导和倾心相伴。正是你们的培养,使我们在发展上拥有充分的个性空间;正是你们的关怀,使我们可以自信地面对任何问题;正是你们的宽容,使我们可以在犯错和改正中不断成长。我始终记得有那么一位老师,只要是给学生的资料,从来都是自掏腰包;夏日炎炎,亲自去图书馆为我们借来30多本专业书籍;为了整理我们的毕业信息,加班加点不辞辛苦。老师,我们毕业了,我们已经可以独当一面,请你们放心,未来的荆棘坎坷我们能独自面对。我们一定不负期望,不负教导,不负长理。”
  小时候,老师是站在三尺讲台上的神明,滔滔不绝勾勒出绝美的篇章;等到上大学,老师又变成披着朴素外衣的修行者,普渡茫然无知的我们,点醒我们那颗被困已久的心。如今,毕业,老师是亲得不能再亲的朋友,是近得不能再近的家人,是最无法割舍的人。
  不想说轰轰烈烈的誓言,不想说缠缠绵绵的道别,千言万语都只化作一句:
  老师,我们毕业了!
验证码:点击更换图片
 相关文章
 我有话说
打开

长春理工大学 © 长春理工大学版权所有   | 在线投稿   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     友情链接:中国高校校报协会